0%

我在一个不属于我的地方游荡

我在一个不属于我的地方游荡

2019年的3月6日,距离我上一份工作离职,已经37天,日子过得虽然不好,但也不算差,好消息是阿len还陪着我,坏消息是一直过着异地恋的生活,不知道是为什么,是我进入了焦虑的状态,每天的日常就是投简历,思考人生,发呆,看up主秀恩爱

其实回顾前三次的找工作经历,哪次不是觉得自己快要变成咸鱼了,然后收到了一两个offer,不过今年的不同点就是,有三家,我已经过了用人单位的面试,却被卡在了人力资源部门的审核上,我时常恨自己的学历,却无法去原谅曾经高考的自己,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刚刚从清华的北门进入校园,下午两点半的宿舍区,没有一点噪音,天空的乌鸦鸣叫在空旷的校园回荡,仿佛,在感叹今日的好天气,阳光那么明亮,洒在光秃秃的树枝上。

1552225241907

17年考研复习期间埋下来的雷,最终还是爆炸了,18年,19年,20年,似乎时间过得很快,我丢失了那一次机会后,我似乎再也没有机会去投入身心去复习,每天的大脑里更多的是,好累啊,好烦啊,什么时候发工资啊。越生是怀念起无忧无虑的本科生活,天天不用担心我是谁,我在哪儿,学什么,可能唯一需要费点脑经的就是,中午吃啥

1552225254472

而现在,我走在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里,熟悉又陌生,我什么都不知道,因为我不知道我要干嘛,前方一个是找不到工作的工作方向,一个是会饿死的考研方向,世界很精彩,我却显得那么渺小,就深深想起来用人部门发信息和我说:

从技术层面上,我认为从工作年限上,你的水平是够的。对于候选人的学历背景上,央企有自身的痼疾,用人部门的话语权不一定大于人力部门,这个你也无须介怀。

工作的前三年对于一个工程师来说是至关重要的,如果喜欢这条路,就多花点时间,加油!江湖不大,有缘再见!

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,或许这就是应试教育的悲哀,我也只能许愿,三月份能够拿到一个不错的offer,先活下来,我是子苏,一个快要得抑郁症的人。